汤姆视频
APP即时掌握第一手 免费成人影片
欢迎观临汤姆影院!最新域名:https://app.tom269.com
帮助中心
返回顶部
汤姆视频
APP即时掌握第一手 免费成人影片
https://加载中...
×
×
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情色小说 > 校园春色 > 公共汽车女孩
公共汽车女孩
时间:2019-09-22 12:28:16

“倒楣!倒楣!今天真的很倒楣!”坐在回家的公共汽车上,看着窗边的景物,莫晨宇郁卒的想。

今天是台南高中校内绘画比赛成绩公布的日子,毫无美工经验的他,理所当然的落选了,而且还是最后一名,重点是,美术班的女友看到他的名次,直接在布告栏前面跟他说分手。

“唉~!”想到这里,莫晨宇无奈的闭上眼睛,将头靠上公共汽车座椅,

随着公共汽车停站,学生一个接着一个走上公共汽车,莫晨宇却没有将头抬起来,看着穿水手服的高商女学生,一直是他的兴趣,但今天他只想好好的休息,慢慢消化着在众人面前,被迫分手的尴尬还有苦涩。

这时,有一个女生带着啜泣声坐在他旁边。

“被甩了吗?”莫晨宇闭着眼睛猜测着。

“那不就跟我一样了。”嘴角泛起苦笑。

慢慢低,随着车子的摇晃,莫晨宇稍稍忘却分手的感觉,进入了梦乡,这时他的手被一双温暖的物体包覆着,它不断的在他的手上来回抚动。

“嗯~”莫晨宇轻轻的叹出声,感觉所有的不快乐都在这一刻,飞散了。

“呼~”一声奇怪的呻吟,从他旁边传来,这时莫晨宇有点讶异,感觉好真实阿。

怀着疑惑睁开眼睛,想看看是什么东西让他感觉如此温暖,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细小白皙的手,而它拿着自己的手探往旁边女生的裙底,由手上的感觉来判断,抚弄他手掌的温暖物体,应该就是那个女生的……!

那女孩专注于抚弄自己,没有发现他已醒来,脸上的泪痕加上粉红的双颊,还有轻微的喘气声……

看到这个情形,莫晨宇下体一阵灼热,胸口也觉得呼吸困难,他赶紧把他的手从柔宜中抽出来。

“阿~”旁边的女孩看着手从自己手中消失,抬头往旁边一看轻呼了出来,随即低下头来,整张脸都红透了。

“你为什么那样?”莫晨宇看看四周,确定没人看到之后,轻声低问着那个女孩。

“我叫林晨羽。”林晨羽答非所问的的说.

“我是问你为什么……”莫晨宇再次问她。

“我失恋了!”林晨羽头也没抬,飞快的说着。

“那你为什么找……”莫晨宇再问,结果还没说完又被打断。

“我非常的对不起,我只是太……”林晨羽急急的说,结果换她被打断。

“我只是问你为什么找我?”莫晨宇问,这时林晨羽抬起头来,看着他的眼睛“你跟我有同样的神情。”她肯定的说,说完又飞快低将头低下。

莫晨宇愣了一下,对她细微的观察力惊讶不已,看着她不说话。

“我~”林晨羽见他久久都不说话,就抬起头来,想缓和一下气氛,却发现他的目光,忽然不知道要说什么了。

“还想要吗?妳!!!”莫晨宇看着她,手也伸进她的裙底,轻抚她的大腿内侧,不经意发现她竟然没穿内裤。

“唔~你!嗯阿!”林晨羽轻叫出声,褪去的粉红再次爬上她的脸,因为他露骨的话。

“我叫莫晨宇,妳还想要吗?”他轻轻低说着,轻轻的摸她的私密处,“还有妳说对了,我也被甩了。”

林晨羽坐在座椅上,看看四周,再听了他的话之后,以手放在他手上作为回答,莫晨宇胸口再次悸动,手也不停的抚摸她柔软的花瓣,享受着到高二以前只能幻想的动作,最后他忍不住靠进她耳朵旁说“这是我第一次的经验。”

“我也是,阿~!”

林晨羽正在忍受羞耻和体验花瓣中微痒的感觉,听到他的话还有感觉到耳朵旁的热气之后,忍不住将腰身抬起,正在抚摸中间裂缝的食指,直接进入了小穴。

“好棒!好奇怪的感觉!”莫晨宇一边享受着手指带来温热湿滑的感觉,一边抽动着手指。

“呜~嗯!阿!”从未有人探访的秘穴遭手指插入,除了一些刺痛感外,还有一些麻痒和快感,但是林晨羽觉得还不够…

“晨宇~再快点!”她难耐的说着。

“小声一点!这里是公共汽车!”莫晨宇轻声说着,依言加快速度,让右手食指整根没入,左手也穿过制服,越过胸罩,揉捏着她胸前小巧的浑圆.

“呜~嗯阿阿阿!用力点!”她忍不住的轻呼出声,两手紧压胸前,让他的手能更用力的揉捏,她也把腰再往上抬一点,矜持已被她抛在脑后,现在只想得到更多快感。

“呜~~~晨宇!晨~宇!”林晨羽压在胸前的双手越来越用力,腰也一直往上抬,现在她已经将背部躺在椅子上,膝盖顶着前面的座椅,整个人呈现L型躺在椅子上,声音也越叫越大声。

“唉~”莫晨宇一只手都没有空下来,只好弯下腰用嘴堵住她的叫声,凭着之前接吻的记忆,他吸着她的唇瓣,舌头伸进她嘴里,闻着她口里的芳香。

“唔~~~~”无法发出声音的林晨羽只好轻微低扭动身体,借此抒发胸前的快感和下体越积越多的压力。

忽然,莫晨宇的大拇指碰到了她的阴核,她颤抖了一下,莫晨宇察觉到她的变化,大拇指不断轻压,林晨羽颤抖的动作越来越大,最后她将双手用力一压,莫晨宇知道她高潮来了,就加快抽插速度,最后,林晨羽全身紧绷,秘穴紧紧夹住莫晨宇的手指。

“唔~~~~!”林晨羽将喊叫全部送入莫晨宇的口中,花蜜喷湿了他的手,正在揉捏的胸部也喷出一些液体,沾湿了莫晨宇的左手。

高潮过后的林晨羽,全身无力的躺在椅子上,抬高的腰正被留在秘穴的手支撑着,莫晨宇扶她回椅子上坐好,但林晨羽却要躺在他腿上,正对他是一种折磨,光靠手指是无法解决他的欲望的!

莫晨宇看看四周,确定没人发现他们之后,正想低头请林晨羽起来时,却发现她在哭泣,全身的欲望顿时消失无踪,他随即明了一切,轻轻低抚摸她的背给予安慰,但他呢?

面对哭泣中的林晨羽他实在束手无策,于是轻抚她的背时,也顺便抚摸她的颈项,哭泣停止了,莫晨宇松了口气问“你要在哪下车?”

“归仁。”林晨羽哽咽地说,莫晨宇看看窗外说“大概在十分就到了。”

“谢谢你!”林晨羽忽然说出这些话。

“不!要说谢谢的是我!没有你的话我永远就只能幻想了。”说罢就看着她,林晨羽听了脸红了红说.“那就是你赚到啰?”

“嗯,没错!”莫晨宇点点头说.

“讨厌啦!”林晨羽羞红了脸,一双小手捉着他的手臂一直摇.

莫晨宇看到她这个动作还有语气时愣了,说“妳不觉得你的动作像在撒娇吗!?”

“咦?”林晨羽也楞了,自问说为什么?他是见面才30分的陌生人阿!

“妳做我女朋友好不好?”莫晨宇看到她的表情,忍不住说

“喔嗯!”还在想!

莫晨宇手直接赴上他的胸前,林晨羽瞬间回神,又羞红了脸。

“妳做我女朋友好不好?”莫晨宇再问一次,林晨羽低下了头不发一语

“拜托!”莫晨宇哀求说。

“为什么?”林晨羽自问。

“因为你是第一个让我感觉到温暖的女生阿!”莫晨宇急急的说着。

“为什么我不讨厌你摸我?我们是见面不到30分的陌生人阿!”林晨羽说着泪又留下来了。

“可能是因为缘分吧!你之前应该没有坐过这个线的公共汽车吧”莫晨宇说

“嗯!我都坐校车,但是那跟缘份有什么关系?”林晨羽问

“妳第1次做这部公共汽车就遇到我,刚好我们又一样是失恋的人,这不是缘分是什么?”莫晨宇解释

“喔!”林晨羽回应道

“那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吗?”莫晨宇又问一次

“我很调皮的喔!”林晨羽擦干眼泪,俏皮的说

“答应了!?”莫晨宇有点兴奋

林晨羽则是将唇印上他的嘴作为回答,莫晨宇按住她的头,深情的吻下去,手也不规矩地进入衣服里,往胸前探去。

“欸!”林晨羽的脸第N次红起来。

将伸入她胸口的手,揉了他的浑圆几下,再放进嘴里陶醉地说“有牛奶的味道。”

“变态!!”林晨羽用力把他捶下去

“妳该下车啰。”莫晨宇说

“嗯!等等”林晨羽翻开书包拿出纸笔说“手机、学校写在上面。”

她边写边说,最后将写好的指递给他,莫晨宇也写好传回去

“再见!”莫晨宇说

“嗯!谢谢你”林晨羽说完,在他唇上印一下,红着脸跑开了。

“再见!”

距归仁回到关庙的路程大约10分钟,在这段路上莫晨宇不断思考着,刚刚的冲动是怎么回事?他才刚被甩,可是他却急着找另一个人当女朋友,心中被甩的悲伤早已不复见,就因为她?

缘分吗?他连她长的怎样都没印象,只有那啜泣的声音和盈满泪水的眼睛,吸引着他的注意力,那双充满温暖的白皙小手,温暖着他受伤的心,连听到她的名字也没有太多的讶异。

“喀嚓!”一道开门声拉回了他的注意力,原来他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回到家了。

“妈,我回来了!”走进门,将书包往柜子一丢,走向厨房的餐桌说.

“快过来吃饭!”妈温柔的说.

“我吃不太下。”继续思考的莫晨宇说.

“被甩了!”她说.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错愕。

“你的朋友打电话过来跟我说了。”她回答。

“啧啧!一群损友。”无奈!

“来吃饭吧!”她温柔的说.

“我真的吃不下。”继续想事情。

“我叫你吃就吃!失恋一次就不吃饭,这算什么!”变脸!?

“是。”再次无奈!

当莫晨宇坐在餐桌前面的时候,他发现桌上的菜都是他喜欢吃的,心中一阵感动,随后埋头猛吃,也就没注意他妈在念什么了。

“你爸不在了,你不知道我要照顾妳又要出去工作非常……咦!?”声音忽然中断,莫晨宇也没注意他老妈再说什么,因为从台北搬过来的时候,卖掉了一栋房子,对方大方的付一千多万,到现在还有将近900多万剩下来,根本不需要做的那么辛苦。

“晨宇!这条内裤是谁的?”妈狐疑的走过来说.“我从你袋子里找到的。”

“噗!”看到那条女用内裤,莫晨宇整口饭都吐出来了,他急着夺回那条内裤,跑回自己的房间,不管他老妈的问题,关上门,掏出口袋的手机,拨出刚刚输入电话簿的号码.

“宇吗?”轻快的声音带着高兴.

“晨羽,我有事……”被打断无奈!这是非常重要的事耶。

“叫我羽就好了。”林晨羽高兴的说.

“晨羽,我说……”唉!

“我给你问。”玩心大起,失恋的事好像没发生过.

“妳还真放的开耶。”莫晨宇说

“嗯~”她轻快的说

“羽,你的内裤在我的袋子里.”讲的好顺!等等………!?莫晨宇急忙把手机拿离耳边。

“啊~~~~~~~”高分贝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出,嘿嘿还皮呀,偷笑。

莫晨宇一吐刚才的无奈。

“宇~”哀求的声音从另一边传过来。

“我怎么拿给妳?”莫晨宇干脆的说.

“m~礼拜五的时候我去你家好不好?”

“妳怎么那么放的开阿!”他吓到,再次说

“我相信你阿!”手机那头的人红着脸说.

“好啊!那再见了。”莫晨宇说

“等等!”林晨羽急道

“恩?”

“我明天到你校门口等你!”说完就挂了。

“欸欸!!”……无奈!不但开放而且还很随便,那么积极的女生为什么他男朋友会甩了她呢?

唉~好烦,但他忘了放下手上的东西。

走出自己房间,不管老妈的眼神,坐到桌子前,继续吃饭。

“晨~宇~那条内裤还在你手上喔!”说罢,某人双颊爆红.

“莫晨宇你被甩了喔?”莫晨宇的朋友问

“喔嗯!”莫晨宇尴尬的说

“哎呀!去去去,不会讲话。”另一个朋友说“你要不要去联谊?下礼拜六喔。”随后问说.

“不了。”莫晨宇说.

“去啦!你很受她们欢迎的,不要管你的女友了。”他的朋友继续说服。

“喔!”莫晨宇僵硬的点点头,总不能说他还有另一个女朋友吧,还有,他很受欢迎吗?

莫晨宇在校门口旁站了快10分钟后,总算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朝他走过来,这时候,莫晨宇第一次好好打量她的容貌,飘逸的长发、双眼皮的大眼睛、小巧的鼻子、粉色的嘴唇加上完美的脸蛋,再加上制服还有到膝盖的裙子…。

“太漂亮了!”莫晨宇在心理赞叹着,为什么他男朋友舍得甩了她?

“宇~”有点哽咽的声音,他觉得不对劲!

“嗯!到公共汽车上说.”莫晨宇轻轻的哄着。

“怎么了?”走到车站,买完票,上了公共汽车,选了位子,坐下后莫晨宇问。

“那、那个人~人说,我……”林晨羽边哭边说着,她以前的男朋友说她只忙着读书,周末都不出去陪他玩,说腻了,对她没兴趣了,所以就分手了。

莫晨宇轻抚她的头,让她不要哭的太大声,吵到别人,另外想说,这个理由太牵强了吧!

就这样坐了一段时间,快到圆环时莫晨宇说“羽,归仁到啰。”

“你可以到我家来吗?”林晨羽眨眨眼睛,擦了眼泪问

“咦!啊!喔!等等!”错愕。拿出手机拨号,当电话久久没人接起时,莫晨宇有些疑惑,平常这个时候妈都会在煮饭的阿?忽然“喂?”声音传了出来,透着些许睡意。

“妈,妳煮饭了吗?”莫晨宇问。

“啊!我忘了。”睡意全消。

“那我可以晚点回去吗?”莫晨宇在问。

“你要去哪里?”妈疑惑的问

“女朋友家。”莫晨宇回答,同时心理也紧张着,妈会答应吗?在一旁的林晨羽听到他说的话,脸红了红.

“可以啊!”妈兴奋的说“周末待在她家也没关系!”

“啊!哦!”二度错愕。

挂了电话,接着对林晨羽点头说可以,起身走到门边,将票拿给司机,下了车,林晨羽走在前面领路,莫晨宇在后面问“你家有人吗?”

“没有,我自己住”林晨羽回答,不管他的疑惑,继续走路

“到了。进去吧”林晨羽说完,回头看他,红肿的双眼让莫晨宇一阵心疼。

房子跟别栋一样,有老旧的感觉,但一踏进门后,景象完全改观,门右边是一张拥有精美雕刻的长型木头桌,跟旁边的沙发坐垫一样高,沙发是粉红色的,一坐下去就令莫晨宇舒服的叹出声。“好软!”

对面是一台大约40吋的液晶电视,旁边还放了好多电影

“要喝什么?”林晨羽卸下书包后,从她房间走出来问

“随便!”莫晨宇惊叹着她家的摆设,久久不能回神。

林晨羽走去把门关上,再走到厨房,莫晨宇不断的打量这间客厅的摆设,大约20分钟后,莫晨宇闭上眼睛想,泡个奶茶要那么久吗?忽然他听见一声弱小的声音“奶茶泡好了”

莫晨宇慢慢睁开眼睛,看到的不是奶茶,而是只剩胸罩跟内裤的林晨羽。

“妳做什么!!快穿上衣服!”胸口的悸动和下体的紧绷感瞬间摧残着莫晨宇的神经,当他看到林晨羽因羞意而呈现粉色的肌肤,手脚差点控制不住直接扑过去抚摸幻想以久的女性身体,但想到她哭红的双眼,莫晨宇痛苦的说.

“不!这是我的决定,我不想再心痛1次了!我绝不后悔!”林晨羽鼓起最大的勇气说出这些话,再将手伸到背后去解开自己的胸罩,莫晨宇看着因为手向后伸而突出的胸部,火热的感觉再次烧到他的胸口,到胸罩落下后,粉红的乳头吸引着他的目光,让莫晨宇忍不住抚摸她的乳头,林晨羽忍着胸口快要窒息和火热的感觉,弯下腰将内裤脱下,当长着整齐毛发的溪谷,呈现在莫晨宇眼前时,理智已随着内裤的落下而远去。

“啊!恩~”当林晨羽站直身体,火热的大手已迫不及待的搓着她的胸部,莫晨宇的嘴唇也吸吮着另一边,被搓揉和吸吮的胸部,向她传达着火热的快感,身下的秘境已微微湿了。

莫晨宇忘我的抚摸着林晨羽的胸部,因为那比沙发还软,他将她带往沙发,扶着她的脖子,让她躺在上面,但他的嘴巴还是没有离开她的胸部,这个动作让林晨羽低吟一声,达到小小的高潮,溪谷喷出一些爱液,胸部也流出一点液体,莫晨宇专心品尝着口中的有着牛奶气味的液体,手也停下来。

失去快感的林晨羽,睁开眼睛看着他,眼神透露着不满,莫晨宇抬起头,将口中的甘霖送入她的嘴中,这个举动让她一阵羞涩,接着他转移目标,看着正在流淌着爱液的溪谷,下身再度一阵紧绷,手离开她的脖子,低头就朝着她的阴唇吻下去。

“啊!宇!我……”林晨羽本来就被他看的全身燥热,他接下来的动作更让她感到全身要烧起来了,忍不住叫了出来。

“嗯~好喝。”莫晨宇不放过任何流出来的爱液,还将他的舌头舔了她的两片阴唇,使得她不断的低声啼叫,最后他将舌头插进她的蜜缝.

“啊~呜哦!宇,妳不觉、觉得脏吗?呜!”她看着他害羞的呻吟道,全身颤抖的次数也越来越多,莫晨宇知道这代表什么.

“不会阿!我觉得很干净啊!”他说完,加快了舌头的动作,林晨羽的蜜穴一阵一阵的吸着他的舌尖,让他也感觉到了快意。

“噫~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”林晨羽闭起眼,手用力的抓着沙发,在尖叫声中获得高潮。

高潮过后,林晨羽全身透着不规则的粉红,胸口上布满细汗,随着她的呼吸起伏着,莫晨宇看见后,实在忍不住了,迅速的脱下身上的校服,把她的双脚张开,扶着她的腰,将紧绷到发痛的坚挺抵在蜜穴入口说“我进去啰!?”他低声询问

林晨羽微微睁开眼,看着他的男性象征,感受着它的温度,红着脸羞涩地说“嗯,轻一点!”

得到允许莫晨宇随即用力地进入她,感受着身下的美好感觉,但一道有形的阻碍唤回了他的感觉.

“啊!痛!宇,好痛!”林晨羽抓着它的手臂,不同于之前的高潮,这次她的手指整个泛白,从她手上的力道,莫晨宇知道她现在有多痛。

“妳怎么不跟我说你是第一次?”他心疼地说,还不断吻着她的额头,同时心理也有一丝愉悦。

“呜!我、我不是,不是说轻一点吗!不要动、动喔,我好痛喔!”撕裂般的痛让她有点口齿不清。

“抱歉,是我的错!”莫晨宇安慰她,但身下的湿热的感觉让他实在把持不住,于是他轻轻的动了起来。

“啊!别动……痛,痛啦!呜~痛!嗯~呜嗯~宇!嗯”听着她从最初的痛叫声转变到撩人的呻吟时,莫晨宇开始加快抽插速度,享受着不断涌进的快感。

“宇~慢、慢点,嗯~不要,快点!”林晨羽语无伦次的呻吟着,手也在沙发上无力的挥着,不知从何抵抗这源源不绝的快感。

“宇,我、我,吚~呀~啊啊啊啊”当她高潮时,莫晨宇也要射了,他本来想退出来,但是她忽然用双脚用力地扣住他的腰,他重心不稳直接摔到她身上,她胸前喷出的拥有奶香的液体,沾了莫晨宇满脸,摔下去的重力加上精液的热度,让林晨羽再度达到一个高潮,胸前也秘出更多的液体,沾了她一身,她经不起快感的昏了过去。

莫晨宇起身,看着她的睡颜,看着从她蜜穴中流出的殷红,心中更加肯定,他已爱上这见面不到一星期的女孩了,他清理完她的下体后,轻舔着她的乳房,随后他将她抱起,放到她房间的床上,心中做了一个决定:“周末我要留下来,但要先回去准备一下。”


下一篇:桃色赌局